电话:

18915719001

胜道调查

SHENGDAO SURVEY


一站式调查取证服务提供婚姻调查、商业调查等咨询服务

正规、专业、高效、合法、保密

网站首页 >> 新闻动态 >>行业新闻 >> 跟不爱的人结婚是种怎样的体验?
新闻动态

跟不爱的人结婚是种怎样的体验?

为了钱,我一毕业就嫁了富二代校友,当了他的工具人老婆。



可我也不傻,跟他签了婚前协议,外面有人的话,婚内财产全部归另一方。



可没想到,仅仅两年,他就违约了。



我的机会来了。








我伸出筷子,夹起了最后一片茭白送入口中,口感极佳,这道菜叫「青红不白」,其实就是茭白炒牛肉,只是因为在高级饭店的原因,才有了如此清新脱俗的菜名。



当然,价格也非常「脱俗」,在这家店随便一道菜都是三位数,如果是刚毕业的我肯定吃不起。



但我毕业半年就成为了富家太太,到现在已经习惯了这些高档消费。



坐我对面的年轻女子看我还有心情吃菜,有些着急了,她挤出一个微笑,对我说:「你胃口可真好呀,但你知道阿恒跟我在一起的时候从来不戴套吗?」



阿恒全名赵之恒,是我「老公」,法律关系上的丈夫。



「青红不白」里的茭白已经被我挑的吃完了,我又夹起剩下的牛肉,不过这种星级餐厅里一道菜本来就没几筷子,我两下就吃完了桌上的最后一道菜。



放下筷子,我用餐巾纸擦了擦嘴,端起水杯作势欲喝,喝前又似乎想到什么,这才看向对面的女子。



「我确实不知道你们的事,但你知道我跟他结婚前签过财产协议吗?」



那个早就心知自己当了小三的女人马上变了脸,作出一副贞洁烈妇的样子说:「我跟阿恒可是真爱,我们在一起又不是因为我图他的钱!」



我听了险些没笑出声来,一个刚毕业的年轻小姑娘说自己跟一个已婚的富二代在一起不是为了钱,真的会有人相信吗,她自己说出来自己信吗。



为了顾及我出门在外的形象,我到底还是喝了点水缓缓,然后我笑着跟她说:「原来是真爱啊,可是你知道我们的协议里面有一条是一方出轨则婚内所有共同财产都归另一方所有吗?」



看着对面刚才还自信满满的小姑娘,我在心里叹了口气,就着她错愕的表情回味了下刚才入口的美味,然后毫不留情地再补充了一句「婚前协议是去公证过的,合规合法,自我们领证起生效」。



接着我如愿看到了她惊慌失措的样子。



啧,这家店的菜还不错,只可惜我不会再去小三来过的地方消费。



一切都要从三年前说起。



我跟赵之恒是大学校友,虽然不是一个班的同学,但我们来自同一个南方省份,不过他是省会卢安市人,而我是旁边地级市的。



这个大学招的外省学生不多,我们省的统共没几个,所以他每次看见我的时候都表现得很热情。



但我们真正熟起来是大二大三上公共课的时候,大四没有课了,学校只让我们去实习和做毕业设计,他觉得我这人还算靠谱,便邀请我一起,然后我们各自再拉了个同学,组成了四人小组。



有一天晚上赵之恒约我去学校最好的食堂最高档的顶楼,然后跟我讲了他家里面的很多事,说他的压力有多大,这在外地读书都找不到人来倾诉,只有我这个老乡可以信任,所以他只跟我说这些。



大概就是他父母在他上小学的时候就离婚了,他爸迅速再婚又生了个儿子,他妈虽然没有再婚但是身边也有固定男伴,到了高中没人管他,要不是参加艺考就差点上不了大学。



我有点懵逼,自觉我们平时虽然嘻嘻哈哈说笑打闹,虽然看起来很熟,但应该还没熟到可以自暴家丑的地步吧。



然后赵之恒又对我说:「唯欢你是个好女孩,如果我喜欢你我一定会对你表白。」



我承认我对赵之恒这个老乡的好感比别的男同学多一点,但听他说完这句话我只能敷衍地笑笑,脚趾尴尬地能抠出三室一厅一厨一卫。



因为我自己的原生家庭就不幸福,所以我打定主意不婚不育,根本没考虑过谈恋爱结婚的事。



所以我根本想不到在毕业后不久我就嫁给了赵之恒,更想不到他结婚后会做出他父母做过的事——婚内出轨。



毕业后我不愿回到那个小城市,打算在卢安市先找份工作,面试完后我对薪资待遇有些不满,就给赵之恒发了消息请他帮我参谋参谋。



可他却一改在学校时的热情态度,语气十分冷淡,让我产生了一种我是刘姥姥现在进大观园找他打秋风的感觉。



我有我自己的尊严,既然人家态度都这么敷衍了,我总不好再打扰人家,之后我自己又看着去面试了几家公司。



就在我回到自己在网上订的短租公寓,纠结究竟去哪个公司的时候,赵之恒给我打来了微信电话。



是之前毕业答辩的时候,他把他的手机充电器放在我包里了,答辩完他就飞奔离校了,我俩都忘了这东西,就一直放在我包里。



我在心里吐槽他都这么有钱了,还在乎一个手机充电器,但别人的东西也确实不好一直放我这儿,我就让他自己来取,他说就明天上午吧,但我明天上午还有一场面试,就约在了面试前给他。



第二天早上我们在卢安市最繁华的商业街见了面,赵之恒看着衣着正式妆容精致的我,下意识地感叹了一句「我们唯欢也是个成熟的女人了」,然后挨了我一拳头。



他把我送到了面试的公司楼下,我们一路闲聊了几句,他还像在校时一样的热情开朗且活泼欠揍。然后我去面试,他转身去赶地铁。



本来我以为我们的联系应该到此差不多就淡了,我对这种线上线下表里不一的人一向都是敬而远之,但是当天晚上我再次接到了他的微信电话。



他的声音听起来冷漠而生疏,先是问我工作面试怎么样了,我说还在纠结中,他「哦」了一声,顿了几秒钟,然后突然问我能不能做他女朋友。



我还不至于自信到认为自己的容貌才华能够打动他这样的富二代,事出反常必有妖,所以我也用很冷淡的语气回应他:「喝醉了就早点睡,不要发疯。」



赵之恒低声笑了笑,说道:「我知道你是单身主义,我这边也是有事相求,别人我都考虑过,还是你最合适。」



我问他是什么事,他又约我见面聊,他请我吃火锅。



赵之恒这么抠搜的人主动请客,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我下意识地还是想拒绝。



他又说:「你也知道我爸很有钱,跟我一起赚我爸的钱不香吗,比起我那个『好弟弟』,我宁愿把钱分给外人。」



我迟疑了,我确实知道他家很有钱,毕竟是零五年就能让香奈儿古驰这种大牌把新季成衣送上家门供其挑选的家庭,面对这样的诱惑说不心动是假的,但我总觉得没那么简单。



最后我还是答应了赵之恒跟他见面聊,反正我还要等工作面试的结果通知,实在不行也能白嫖他一顿火锅。



但事实证明,赵之恒的便宜可不好占,无论是在婚前还是婚后。



很显然,只是跟赵之恒见面我就随意得多,衣服换成了宽松舒适的半袖衬衫,妆都没有化,只在出发前抹了点素颜霜喷了点防晒。



让我吃惊的是,赵之恒这个死抠鬼不仅请我吃火锅,还订的是包间,我想服务员引我进去的时候,我的脸上肯定写满了不可思议。



赵之恒已经在包间里等我了,他点的锅底和菜早都送了上来,他把菜单递给我,让我再点些我爱吃的。我摇摇头拒绝了,顿觉自己何德何能啊,搞这一出让我受之有愧,今天这顿火锅怕不是吃了就没命的鸿门宴。



服务员把门关上走了,包间里只剩下我们两个人,赵之恒一边下菜一边跟我说出了他的意图。



「之前咱们还没毕业的时候我就跟你说过我家里的事,我爸我妈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我小的时候还挺希望他们复婚还我一个完整的家庭,越长大越清楚这是不可能的事,人还是该现实点。」



我一边往碗里捞毛肚一边点点头,示意他我在认真听。



他继续说:「后来我想清楚了,我爸这么有钱,我妈关系也挺多的,我何必跟他们对着干呢。我只需要顺着他们,说点他们爱听的哄着他们,他们自然就会内疚想疯狂地补偿我。」



我继续点点头:「所以他们现在催你谈恋爱结婚?」



赵之恒摇摇头,说:「我妈确实说过两次,我爸倒是没提过,他现在还有个在读书的儿子,哪有那么多精力一直想着我,就之前叫过我两次,让我去他公司上班。」



「所以我要先准备着,不然我爸被枕头风吹久了,以后老二长大了,或者他哪天死了,他的财产怎么分还不好说。」



「你说,要是我这个被他们从小抛弃忽视的孩子,大学毕业后学有所成,工作上进还会来事,连女朋友都有了,他们会不会很欣慰?」



「……」有一说一,我除了无语不知道表达什么。



被赵之恒的眼神盯的我实在受不了了,我便开口问他:「那你完全可以找个你喜欢的人呀,你这一米八的刚毕业大学生,家里条件又好……」



「我跟别人不一样,」赵之恒打断了我,「我可以和女生在一起,但我也会对男的有感觉。」



说实话我并不意外,能跟所有女生迅速拉近关系的男人不是中央空调就是他这种。



见我并没有露出吃惊或害怕的表情,赵之恒还很满意地给我夹了块无骨鸭掌。



我咬了两口没咬动,肯定是因为在锅里煮太长时间变老了,绝对不是我的牙口不好。我放下筷子抬眼看他,这一次认真地问道:「所以你找我是要做什么?」



他开心地笑了笑,看起来就像站在大学操场上的阳光体育男孩,可是说出口的话一点都不阳光:「我要你做我名义上的女朋友,年底就结婚。当然我们不用履行『夫妻义务』,如果你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可以在婚前协议里加上一条,我要是真对你做了什么,你可以去告我婚内强奸,婚内财产全部归你。」



很诱人啊,我挑挑眉,问他为什么这么着急。



「你是不知道我那个弟弟被他妈教成了什么样,他年纪小每次过年都可以拿这么多钱,我一个成年人了也不好意思跟他一样,随便拿随便要。但结婚就不一样,我都要成家立业了,我爸不多出点钱也说不过去吧。你是儿媳妇,逢年过节只要见个亲戚长辈都能拿个大红包,到时候咱俩直接分,我给你四成。」



我被他刚才比划的数字惊到了,实在不敢相信他弟弟过个年可以收到几十万的红包,但这并不耽误我跟他讨价还价要五成。



经过一番争讨之后,赵之恒终于退让了一步:「婚内的五五分,婚前的你就别想了。」



我笑了笑,说咱们可以去公证,我也不是那种贪得无厌的人。



我其实是,谁会嫌钱多呢,我和赵之恒都是出生在不幸的家庭里的孩子,我们对爱情和组建幸福的家庭早就不报希望,只有钱能带给我们「幸福」。



赵之恒又跟我谈了很多具体的事项,等我回到租住的那个狭小的公寓房间都天黑了,不久我就刷到了赵之恒发的朋友圈,是我们在吃火锅的时候拍的合照,照片里的我们举止亲近,他笑地咧开了嘴,而我则羞红了脸,他还配字「毕业之后我终于有勇气向你表白,希望我们能一直幸福地走下去」。



他动作还挺快,我默默地点了个赞,然后不再纠结地去回复之前面试的 HR。



我最后选择了一家传媒公司,从事短视频编剧工作,因为这个岗位可以远程办公,不强制坐班,当然底薪也不高,一切看效益。如果是之前我肯定会找一个底薪相对「安全」的工作,但现在只要我配合好赵之恒我就不会再缺钱。



中秋节的时候赵之恒带我去见了他妈,国庆节见了他爸,他们对我看起来很满意,只要求我跟赵之恒好好过日子,我对他们给的见面礼红包也很满意。



然后赵之恒的父亲送了他一辆三十万的商务车,说都见过家长了以后总不能老是让我跟他挤地铁,但是他现在还年轻,开太贵的车反而招摇,先开辆便宜的代步。



他妈知道后也没多说什么,送了我一个高冰种的翡翠手镯,我接过的时候笑地很开心,找人送去鉴定发现值十万后笑得更开心了。



圣诞节的时候赵之恒邀请了很多亲朋好友到他住的别墅玩,别墅是他爸名下的,但是他说等结婚了就会变成他的,然后当着所有人的面,他掏出钻戒单膝下跪向我求了婚。



他的各位亲戚朋友都惊呆了,我按照提前设计好的计划也做出一副惊讶无措的样子,然后在众人的起哄中娇羞地答应了他。



第二天他爸妈知道了这事,前后脚给他打电话劝他在结婚这种人生大事上慎重一点,而当时我俩正在律师的陪同下草拟婚前协议。



赵之恒把我们刚签过字的婚前协议拍了张照发给他的父母,说唯欢是个好女孩,嫁给他不是为了钱。



很快他身边的所有人都知道我们签了婚前协议,他父母也放心了很多,他爸很爽快地把别墅过户给了他,他妈也看中了一套昂贵的新盘学区房,首付和装修家电等都替我们出了,只需要我们每个月自己还按揭。



要不是我不开车,他爸还会买新车送给我们。他爸仔细看过婚前协议,无论怎么看我都捞不到好,所以他爸想私下多补贴我点,好让我安心跟他儿子过日子。



我每次都是笑眯眯地拒绝,最后让赵之恒出面替我收下。



所有人都以为签了这个协议我会吃大亏,而我却将我的那份婚前协议珍重地锁在只有我知道的地方,等待着在未来的某一天拿出来分一笔巨款。



但我没想到这一天会来的这么快。



婚后两年的日子里我们「夫妻恩爱」、「琴瑟和鸣」,在旁人看来,赵之恒为了让我们这个家过的更好而每天勤于工作,而我则是为了他放弃了全职工作,把重心放在了照顾我们的小家。



他爸见他如此刻苦上进,一高兴提前给了他部分公司股份,亲自带着他去参加一些商业活动。



而我也没闲着,跟他的女性长辈学了很多交际之道,经常陪他一同出席应酬。富太太的身份我适应地很快,我每天都在为赵之恒打点衣食住行、人情往来。但除此之外的时间里我就像个被他重金供养的富贵闲人。



直到元宵节他妈妈叫我们过去吃饭,我在他的衣领上发现了一根很长的头发。



当年他父母离婚,法院把他判给了他妈,他大部分时间都跟他妈生活在一起,所以即便我们结婚后他搬出去了,他妈依然为他保留了这个房间。



赵之恒在工作上真的很勤奋,他让我先过去,他处理完工作后再来。



我是个敬业的人,只要钱到位我就无所谓,更何况每次见他妈我都能直接得到他妈给我的好处,或是各种消费卡,或是首饰。



所以他下班进屋后,我当着他妈的面自然又亲密地迎了上去,很熟悉地为他接过衣服外套。



就是这个动作,让我发现了他身上缠了一根对男人来说过于细长的头发,他自己应该还没注意到,我装作没看到似的把他的外套拿到他的房间放下,实则背着人检查。



果然,外套上有一股淡淡的女士香水味。



饭后我俩一起回「家」,毕竟已婚夫妻当然要住在一起,而我们住的地方就是他爸送的别墅。



当然,是分房睡的。



赵之恒准备开车把我送回去,我跟他说我要买点东西,让他半道把我放下来就行。



我当然不是要买什么东西,而是为了找律师。



下了他的车后我就直奔律师事务所,因事出突然没有预约,前台很客气地叫了个见习律师来应付我,可能他们这一行见多了光想来咨询又不肯付费的白嫖党,所以这个见习律师对我的态度绝对算不上热情。



如果他能看出我这一身行头值多少钱的话,想必会对我殷勤很多。



我微微一笑,拿出钱包随便抽出几张红钞问道:「虽然不知道你们这里的收费标准如何,但还是很感谢你接待我,现在可以帮我联系一下你们事务所最擅长离婚官司和夫妻财产纠纷的律师吗?」



在没有超能力的世界,钞能力就是唯一的超能力。



我很快就受到了一位中年律师的热情招待,他自称姓王,即便带着眼镜也能看出他是一个精于算计的人。



王律师接过助理送过来的茶水亲自递给我,问我有什么需要。



我也不愿废话,开门见山地说道:「我想咨询一下关于离婚财产分割的事,我怀疑我的丈夫婚内出轨,但我们领证前签过婚前协议。」



说完我就拿出手机,找到婚前协议的照片给王律师看。



他一边细看一边憋出了一句「你们这协议是找律师起草的吧,很专业啊」,等他全部看完后才对我说道:「女士,您这份婚前协议虽然有一条写了一方出轨则婚内财产归另一方所有,但也注明了必须是肉体出轨才行,您如果没有具体的对方出轨的证据,这官司怕是不好打,您也未必能胜诉。」



我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问他:「如果我手里有证据,那我真的可以让他净身出户吗?我需要提前做好能保证胜诉的所有准备。」



这年头只要有钱,私家侦探能为雇主豁出命去,更何况只是找出轨证据。



我自信只要钱到位,专业的人能帮我搞定一切他们专业领域的事。



所以无论是找证据还是离婚分财产,我都相信能成功。



第二次发现端倪是在赵之恒的西服套装上,衬衣立领上多了一点红印,虽然不是很完整,但只要是个女人都能一眼看出这是口红印。



我不禁陷入了沉思,以我对赵之恒的了解,他虽然外表高高壮壮,实则心眼贼多,绝对不是那种会粗心到在「老婆」面前露馅儿的人。



一次可以用不小心来解释,短期内被我发现两次就有点不正常了,我开始怀疑他是故意让我看见的。



但我在他面前仍然装作什么都没看到,只催促私家侦探尽快找到我需要的证据。



我这么紧张当然还是因为那张婚前协议,上面还有一条写的是「若双方感情破裂,则任意一方可随时提出结束婚姻关系,婚内财产和平处理」。



这一条我们当时拟的时候,是为了预防婚后我们遇到了「真爱」,「真」到让我们想结束形婚与那个人缔结「爱」的婚姻的情况,无论是他还是我遇到这种情况都可以随时提出离婚,另一方则必须无条件答应并尽快配合办理离婚手续。



而所谓的婚内财产「和平处理」就是我跟赵之恒讨价还价得来的五五分,看似他更吃亏,但实际上的平分无论对他还是对我来说,可操作空间都很大。



我们俩都是相信爱情但不相信爱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人,所以在写这条的时候都没有特别上心,我甚至还主动说「等哪天像你这种恋爱关系合法了,你想跟男的过,我马上拍屁股走人并祝你们白头到老」。



这话是真心的,我可以接受当这样的妻子,毕竟能领「工资」的闲职可不好找。



但我更希望赵之恒的「真爱」是个女人,这样更方便我分割他家的财产。



私家侦探的反馈很快,毕竟我是他的金主爸爸,他开的价格可不低,一个月纯跟人五万,有证据了要十万。



在我这个「节俭」惯了的人看来着实不便宜,但跟成功离婚后我能分到的财产一比就瞬间划算多了。



我接收了私家侦探发来的文件,里面有十几张照片,每一张都拍的是一男一女,男的很显然就是赵之恒,但是他跟那个女的在镜头下并不能直观地看出有多亲密。



这当然不是我想要的证据,但是私家侦探也叫苦,说这男的太谨慎了,他跟了半个月也就这点成果,话里话外不外乎「加钱」的意思,我直接给他加到了二十万,要求一个月内必须拿出我要的东西。



而我还没收到有利的证据就先等到了赵之恒的「约谈」,他说晚上让我出面陪他去应酬个饭局,这样的饭局我一年要陪他去几十次,外人都夸我们这对小夫妻恩爱。



但这次他却让我先去他公司找他,他想跟我「谈谈」。



直觉告诉我不会是什么好事,说不定他是想通知我他找到真爱了,让我快点卷铺盖走人。



赵之恒他爸经营了一家规模不小的互联网公司,在信息科技高速发展的当下很是赚钱,而身为少东家的赵之恒在公司里有一间他个人专用的办公室,豪华程度仅次于他爸。



我每次走近他的办公室都会为之宽敞奇葩而感慨,他见我来了后就停下了手上的工作。



门窗我都贴心地关好了,所以他直接地问我有没有遇到动心的男人,嗯摇摇头,反问他。



赵之恒没有正面回答,说:「唯欢,不管你信不信,我是真的希望你幸福。」



我想起私家侦探发来的照片,呵,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怎么,你遇到你的真命天女了?早点说啊,我好腾位置。」我笑着说。



赵之恒也跟着笑:「我爸一天给我安排那么多工作,我哪有精力去找真命天女,赚钱不香吗?」



赚钱当然香,谁会不喜欢钱呢。



然后他接着对我说:「但是你跟我不一样,你这么年轻漂亮,要是能找到个给你幸福的人,我也愿意成全你们。」



我瞬间领悟了他的意图,如果我找到了「真爱」,那么我将在他「真心的祝福」下几乎净身出户。



我从包里取出一张刚洗好的照片给他看,说今晚的饭局我还可以友情陪他参加,但让他考虑清楚以后的应酬他希望带谁去。



这句话说出口就可以算是我主动撕破脸,但我话中仍然给他留有余地,是直接继续撕下去还是缝好面子继续「过日子」都取决于他。



我敢肯定他不会现在就跟我散伙,他那个弟弟即将年满十四,是他的心腹大患,他后妈更不是个安分的,至少他爸这边还少不了我跟他后妈周旋。



更何况当年我俩的结婚可是轰动了不少人,两个大学时期关系暧昧的人居然在离校后在一起了,更是毕业半年就领了证,这谁见了不得赞一声感情真好呀。



而且这两年我陪他出席这个饭局参加那个活动,几乎所有工作上的同事伙伴和亲朋好友都知道他有一个贤内助老婆,这少东家的位置他还没坐稳,他绝对不会傻到这个时候跟我闹离婚。



晚上的饭局我跟他一起过去的,席间各种觥筹交错我应付的那叫个如鱼得水,甚至还能笑着替他挡酒。



饭局结束后我俩回到了别墅,我连一个眼神都不想再分给赵之恒,席间我难免要给各位长辈敬酒,还是我最不喜欢的白酒,现在酒劲上头,我只想去床上躺尸。



回到我的房间后,一条消息成功召回了我的理智,我整个人迅速地醒了神。





胜道婚姻调查有限公司

Shengdao Marriage Investigation Co.


联系电话:

18915719001

江苏办事处:

江苏省苏州市吴中区工业园区跨塘杨东路227号11楼

微信号

网站二维码

联系电话:

400 008 7855

上海办事处:

上海虹桥丽宝广场

seo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