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

18915719001

胜道调查

SHENGDAO SURVEY


一站式调查取证服务提供婚姻调查、商业调查等咨询服务

正规、专业、高效、合法、保密

网站首页 >> 新闻动态 >>行业新闻 >> 在什么时候,突然对婚姻特别失望?
新闻动态

在什么时候,突然对婚姻特别失望?

我把丈夫的保险箱扔了,他气得给了我一耳光。
只因箱子里装的是他初恋的东西,他从来没把我放心上。
1

夏日!心烦意乱!

董凌萱站在卫生间的洗手池边,慢慢撕掉脸上的面膜。打开水,清洗,然后小心地将乳液涂抹面部。轻轻地,丝毫不敢用力。

近几日,整张脸痒痒的,极不舒服。

然而此刻,恐怕她的心,更加地不舒服!那个令她心情极为难受的罪魁祸首,此刻正躺在床上,拿着报纸,一如既往地保持着睡前阅读的习惯。

拧开水,清洁了下口腔,然后扭动着腰肢,极尽妩媚地走进了卧室。

「老公!你看,我美吗?」娇柔地坐在床边,一头柔顺的秀发半遮住小脸,柔若无骨地依在他身上,一双美手攀附在他的胸前,修长的指节熟练地解开了一颗衣扣。

陆浩南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很晚了,明天还要早起。」

「所以……」又一颗扣子。

「最近公司事务多,明天又得忙一天,所以别闹了。」他抓住那双极不老实的小手,阻止了她的动作。

「不是还有员工的嘛!总不能事事都让老板出面。」她不满地将手脱离他的掌控,继续挑逗。

「我们结婚都一年多了,该要个孩子了,总不能就这样拖着。就算你拖得起,二老也不能就这样等着啊!」

陆浩南默默地放下报纸。关灯,抱着她翻了个圈。

黑夜,最适合少儿不宜的事发生。

无论睡得多晚,早上她仍像往常一样做好早点,等着那个男人,极尽「好太太」角色。一年多来,她也一直这么做着。

对于事业心极重的男人来说,婚姻向来都是附属品,尽管她爱极了他。在他们的相处模式中,她向来都是主动的那一个,而他则近乎于冷淡,哪怕正处在极为亲密之时,他表现的也不过是责任罢了。

也是,谁让一开始,她就不是那个能引发他热情的「她」呢?

她一直这样想着。

「周末还加班?」

「嗯!公司这几个月策划了一大型项目,如今正是关键期,会比较忙。今天不能陪二老用餐了,记得代我向他们问好。」

「知道了。」

低头!吃饭!沉默!

「昨天,我看你在书房一直看着那个保险箱,有什么好看的?」突然,她小声地嘀咕了一句。

「你什么时候看到的?」男人立马停下筷子,有些微怒地正色道。

「晚饭后,都好几次了。那箱子里放着什么?这么宝贝!」她不满地嘟囔。

「这是我的东西,与你无关。我希望下次,不要再提了。」男人放下碗筷,起身离开了。

待他走后,她烦躁地起身,冲进卫生间,打开淋浴,将头伸了进去,企图把自己给浇醒。

当她顶着一头湿漉漉的长发看向镜子,一脸的水渍。甚至还有几滴顺着下巴,滴落在衣服上。这张她极度厌恶的脸,在她的烦躁之下,那已有些僵硬的肌肉,变得越发狰狞。

天知道,她讨厌死了这幅鬼样子!

没错,是鬼样子,即使先前,她是多么的喜欢。

2

多年以前的学生时代,青年节当天,运动会田径场的跑道上,那个矫健的白衣男子成了她心中挥之不去的风景。

多年以后的今天,她成了他的妻,却甘心地成为了一个替身。

高铁上的第一次相遇(至少是他认为的),便已注定了替身的事实。

运动会后,她曾疯了似的打听他的身份:他是孤儿,被陆氏夫妇收养。陆家经营了一家还算规模的策划公司,膝下只有一独女,唤作「静萱」。名为收养,实则早已认定为女婿,将来和静萱一起,承继家业。

当时,她哭了好久,即使迷恋得发狂,但却还有做人的良知,只能迫使自己放下。

然而没过几天,她竟意外得知,陆静萱出了车祸,去世了。

乍一听到消息,她别提多高兴了。虽说良心上的谴责令她不安,但也无法强迫自己昧着良心说「啊!我好难过!」之类的蠢话。所以,只当是对不起那个素未谋面的静萱了。

他一定很痛苦!她想。也许再造一个静萱,就能吸引他的注意,他也就能忘掉痛苦,甚至忘掉原来的那个静萱。

她暗地里收集了大量有关陆静萱的资料,极尽努力地加以模仿。然后费尽心机地做了种种让人看来丧心病狂的举动:与家人决裂,让朋友隐瞒,删掉了微信……最后,甚至于将名字改成了「董凌萱」,只为了那个「萱」字。

当她顶着一张酷似陆静萱的脸出现在高铁上,立刻引来了他的注意,以及……陆氏夫妇的尖叫。

陆夫人激动地抱着她痛哭,一遍遍唤着她的萱儿。若非白天,恐怕她真的要以为萱儿与她梦中相会了。

当听得她叫凌萱,三人更为讶异。陆先生不断地感叹命运弄人,陆夫人则坚定地认为是女儿怕他们伤心,才造就了这一切。若非冥冥之中的注定,在茫茫人海中,为何他们会相遇?

理所应当地,他们认她为干女儿,极力地撮合两个孩子间的感情。意料之内,在一片祝福声中,他们结婚了。

凌萱也着实乖巧孝顺,婚后一如既往地待二老如初。这倒是真心的,毕竟她总归对不起静萱。每到周末,如果夫妻俩没事,都会去陆家陪老人过周末。陆夫人总是笑嘻嘻地抱着静萱以前的照片,给她讲着女儿的往事,她也总是微笑附和。

没有人知道,她的心究竟有多痛。

都说世上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可她做得却异常的完美,高仿也不过如此。

陆静萱和她的名字一样,就是「安静」。她从不喜社交,时常待在家里,种种花,弄弄草。千金小姐,大都这样。

可怜董凌萱一活泼少女,赛场上英姿飒爽的网球运动员,不得不收起球拍,洗手羹汤了。

没有人甘心变成别人,也许只有像在昨天夜里那样,她才作回了那个火热的凌萱。然而事实上,是他太过于冷淡,所以她只能主动。天知道!每到动情处,她一边咬牙,一边骂着自己下贱。

是啊!在这场婚姻里,她不就贱到,甘愿成别人的替代品了吗?

人是健忘的,她甚至认为久而久之,他会忘了以前的未婚妻,而爱上很像静萱的凌萱。此刻,现实却无情地告诉她,她始终都不过是个代替品罢了。

婚后,她一直都知道丈夫有一个隐秘的保险箱,这也是她在打扫书房时无意的发现。也是好奇,家里其他保险箱的密码她都知道,可唯独除了这个。她问过丈夫,没想到却被他严厉地呵斥,让她今后别再动它。

许是些贵重的东西,作为一个「好太太」,应当尊重自己男人的隐私,她也就没再追问。

真的只是个意外!

昨晚饭后,她见丈夫进了书房,很久都没出来。按往常,他有时会累得睡在里面。董凌萱怕他真就这么睡了,感冒了;但又怕他没睡,扰了他工作,所以就先偷偷地在门缝看了一眼。也就这一眼,顿时令她感到自己的心,比外面的天气还要燥热。

她看见丈夫极尽温柔地看着箱内,手里还拿着一个相框,正面恰好落在她的眼中。

只见十七八岁的少女,笑靥如花。

3

董凌萱烦躁地再次用水将自己弄得狼狈不堪,这样下去,她一定会疯了的。

转身走进书房,按记忆找到了那个被丈夫藏得很好的保险箱。输入陆静萱的生日,他俩曾经的纪念日,甚至于连「5201314」这种弱智的鬼数字都试过了,直到传来一阵急促的警报声,她才烦躁地用枕头将其死死地摁住。

十点了,该去陆家了。胡乱收拾了一番,画了个淡妆,使自己看上去并不那么的憔悴。

「凌萱来了!快来坐,浩南怎么没来?」陆夫人热情地把她拉到了沙发上。

「最近公司事比较多,就让我来带他问候二老。这是浩南上月专门托人从西双版纳带回来的普洱茶。如今这大热天,正好可以消暑,对睡眠,也大有帮助。」

「唉!来就来,还带东西。浩南这孩子也真是孝顺。」陆太太轻拍着她的手。

陆老爷一贯地给人一种威严,许是在高位做惯了,不由得产生一种俯视一切的霸气。

「公司最近事情多,也着实辛苦浩南了。」

「这也是应该的。」

「浩南当真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只可惜太过年轻,这几年历练几次,也是好的。」

「喂!你又在那胡说什么!正因为他们年轻,凡事都要比我们老人转得开。当初,要不是儿子机智,及时针对市场做了调整,恐怕你这公司,也就没了。」

「你……你懂什么?」陆先生一阵无语。

看来,事业场上呼风唤雨的男人也——惧内啊!

陆夫人不再理他,转而看向凌萱,露出一幅和蔼的微笑。

「凡事别让浩南这么拼,不是还有底下人嘛!你们都不小了,也该考虑要个孩子了。」

董凌萱脸一红,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老婆子,你又多什么嘴!」

「去!女人家的事,你少听。来,凌萱。跟妈进屋好好聊聊!」

一如既往地,拿出相册,开始追忆女儿的过去。

若是往常,她还能一笑置之,然而昨天的一幕幕,她实在是无法忍受了。如今所有人都在告诉她,她只是一个替身,而且永远都会是一个替身。无论她如何努力,他们只会更加地追忆陆静萱,而不会接纳她「董凌萱」。

成为替身,只为得到他。可人终是贪心的,得到之后,又企图令他爱上她。

没有人会甘心做一辈子的替身。

陆夫人还在眉飞色舞地讲述:女儿小时候的趣事,两个孩子间青梅竹马的往事……恨不得从小学一直讲到大学,丝毫不觉得对着人家的妻子,有何不妥。

她忍!再忍!一边骂着自己活该,一边又极力忽视。纵然如此,陆夫人那滔滔不绝的讲述,实在没办法让她不去脑补。什么第一次约会的咖啡馆,大学时双双逃课去的电影院,大雨中撑着一把伞往家跑,到家时发现彼此都淋了大半个身子,不由得笑成了一团……

多么美好的恋爱时光。董凌萱强忍住内心升腾的委屈之感。她想,昨晚那个和她滚成一团的男人,是不是也像这样,不断地念叨着「静萱」。

「唔……」再也忍不住了,捂着胸口冲出屋子。她的眼圈通红,生生咽下了心底那种委屈到极致的难受之感。

受不了了!再也受不了了!

突然,她疯了似的逃离陆家,一点也没去理会身后早已呆愣的二老。

什么叫阴魂不散,董凌萱今天算是领教了。无论逃到哪,跑的有多快,她永远逃不掉有一个叫「陆静萱」的女人,尤其是站在自家镜子前,那张可恶的脸!

「嘭……」瞬间,镜中的影像支离破碎,破裂的碎片映出一张张扭曲而变形的脸。镜上的裂痕,更像是一道道狰狞的伤疤遍布在那张苍白的毫无血色的脸上。

突然,她笑了!这扭曲的样子,真是胜过那脸十倍。

4

晚上,房内一片漆黑。

「啪!」柔黄色的灯光突然亮起,男人诧异地走进主卧,看到了正抱膝靠在床沿,头发凌乱的凌萱。她的眼直直地盯着面前衣柜上那块破碎的镜子,连眨都不眨的。

他不由瘆得慌,随即将主卧的灯也打开了。

「你怎么了?今天二老说你招呼也不打就跑了,连饭都没吃。」

沉默!

他看了她几眼,扭头走进厨房。饭是生的,锅是空的,连灶都是冷的。陆浩南烦躁地将锅一丢,冲着卧室大吼:「你今天到底中什么邪了?」

许久,依旧是沉默!

算了!工作上已经焦头烂额了,实在懒得与她争论。家庭对于他连附属品都算不上,顶多和工作一样,就像当初让他从体校回来,接手公司一样。养父的命令,逃不掉的!

转身,走进书房。

果真!没过几分钟。

「董凌萱!我保险箱呢?」



胜道婚姻调查有限公司

Shengdao Marriage Investigation Co.


联系电话:

18915719001

江苏办事处:

江苏省苏州市吴中区工业园区跨塘杨东路227号11楼

微信号

网站二维码

联系电话:

400 008 7855

上海办事处:

上海虹桥丽宝广场

seo seo